分类
外匯保證金交易

投資加密貨幣其實超簡單?

圖/受害者居住的地方受到嚴密的看守,外人難以出入。Kwong Kai Chung

又贵又重的折叠机,到底值不值得买?

李楠:中国长期以来都在讨论性价比的问题,就是花多少钱要买来多少功能,但其实手机早就过了这一阶段,所谓的功能增加并不能带来真正的兴奋。其实,很多人已经厌倦了今天无聊的手机行业,发一个新品就改个摄像头排列这种状况,市场里总有2.5%的人,愿意为了与众不同而支付。折叠屏能够起来的一个重要理由,就是因为非折叠屏太无聊了,我们需要点新鲜的东西,即便这个东西没什么真实功能,但它有情感价值,情感价值也是产品的一个很重要因素。

《开聊》:目前OPPO、vivo、华为、小米、三星都推出了折叠机,大家之间到底有什么差别?

吴波:市面上的一线厂商里,除了苹果,其他厂商全都已经推出了各自量产的折叠屏手机。但各家产品的区别到底有多大?说实话我觉得区别不算大,更多是品牌影响力带来的附加值,或者是对这个品牌是否有认同感。

《开聊》:目前折叠屏手机包含着对折、外折、内折三种形态,还有如此众多的品牌和概念,对于想要购买折叠机的用户而言,选购时一定要考虑的因素有哪些?

李楠:我个人建议,选购折叠机要从三点去观察。第一就是屏幕,选择屏幕有一个简单暴论,就是不用三星的全不行,因为柔性屏是折叠机的核心科技,这里面做得最好的是三星。

二、苹果为何迟迟不推折叠机?

《开聊》:目前主流的安卓厂商都已经推出折叠屏手机,甚至三星Fold系列都出到第四代了,唯独苹果还在观望,如何看到苹果迟迟不推折叠屏这件事?

李楠:我觉得还是领导人的风格,Tim Cook这个人更新新品类就很慢,汽车搞了那么就,然后头显也搞了那么久,苹果就不太会很激进。比如,苹果不是第一个做耳机的,也不是第一个做手机的,更不是第一个做平板的,但是苹果仍然能赢,都可以做到后发制人,这是这个品牌的特征。

田牧:我同意李楠老师的观点,苹果自己有PAD的体系,然后再去做一个更大屏的手机体系,左右互搏会非常难受。苹果系统和果粉的绑定性太强了,其实无论它什么时候去做折叠机,对它来讲势能都在,可能早一点晚一点,对苹果而言没那么大的关系。

《开聊》:如果苹果后面出了折叠机大家会买吗?

李楠:我是果粉,肯定会买。

田牧:我也会买,其实大家对于苹果出折叠机还是非常期待的。

《开聊》:比起还在观望的苹果,为什么国产手机厂商都已经ALL IN折叠屏?对厂商而言,折叠机的角色和作用是怎样的?

吴波:我的一个观点是,他们倒不是真的希望能卖出去多少手机,当然能卖更多那更好,但更多的是厂商想要向外界去展示一下自己所谓的肌肉。你三星、华为能做折叠屏,我小米、OPPO、vivo一样能做,甚至某些方面做得比你更好。

田牧:我也同意这种观点,确实是一个秀肌肉的过程,就像很多车厂要出概念车一样,可能未必说要量产或者一定要卖出去多少,但一定是告诉大家就是我有这个能力,然后我能把这个产品做得非常好。

李楠:我说点手机行业内部一些“政治不正确“的事情,第一点,其实有的时候,手机厂商的产品经理也很菜,他们也是会跟风的。他们看到华为、三星的折叠屏卖得很好,竟然有几十万的销量,他们自然就会跟风。

《开聊》:我们观察到了一个现象,目前市面上给自家折叠屏产品请代言人的厂商,其实屈指可数。一方面智能机厂商将折叠机当作了下一个机遇,但另一方面对于折叠机产品做出的市场投入却很有限,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矛盾?

李楠:实际上,如果折叠屏手机的单款销量没有达到50万部以上,基本上就一定是赔的。大家入局一是因为看到了折叠屏真正的增长,另外一点可能是想布局与IPhone高端PK的机会。但事实上,目前除了三星和华为建立起了一个良性循环,其他品牌都是赔的,所以一定是在控制投入的情况下推进这个产品线,然后期待有一款产品真正突破一个盈亏平衡点。

一、“未来折叠机市场会出现大量激进的跟随者”

《开聊》:二手手机生意或已经成为激活手机市场的关键因素。目前,折叠机的保值率是怎样的?市场回收情况如何?

田牧:从保值率来看,折叠机我觉得还是不错的,保值率是在75%—80%之间。我记得品相比好的三星fold回收价其实是在5000多,它的零售才8000多。从这个数据来看,我觉得保值率真的还是不错的。

《开聊》:未来有给予折叠屏旧机更高的估价或补贴的可能性吗?

田牧:我们还是把折叠屏归成手机品类的一种,其实我们在大促节点的一些加价和补贴是比较统一的,目前单独针对折叠屏的加价活动比较少。如果将来比如说它的销量会很大,或者说利润比较高的时候,可能会有单独的一些补贴活动。

三、折叠机要普及,哪些难关需要过?

《开聊》:折叠机的价格什么时候能降下来?要降到什么程度才能成为主流?

李楠:手机市场在我们行业内是要把它进行分级的,我们认为以苹果为主的高端机市场大概占整体市场的20%;主力市场的价格空间是2000~3000左右,占40%到50%;再下面就是千元机。这是我当年手机行业的状况,大概存在这三个档次。

《开聊》:除了价格门槛外,折叠屏需要解决的问题还有薄厚度,产品变薄的过程依然在过程中,未来还有可改善的空间?

李楠:单侧超薄肯定是未来趋势,只是目前还有一些技术障碍,但一定可以克服,换而言之,今天的折叠屏还能再削薄一半,这个我是高度相信的。然后,其实Kindle有一些彩色墨水卷轴的样品,等于是抽拉的形式,这也是有可能性的,其实折叠屏的整个技术升级路径还是可以期待的,我们还可以做到更薄更轻。

田牧:我觉得从技术角度来讲,国内手机厂商最不缺的就是技术攻坚能力。另外,我觉得以后大家可能不用type c了,或者说不用充电插口了,而是使用无线充,其实如果这样的话,不仅提升了便捷程度,对于折叠机而言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。

《开聊》:折叠机好像陷入了一个硬件厂商狂热,但软件大佬摆烂的一种状态,目前很多折叠机的软件适配没有做好,原因在哪里?态度为何冰火两重天?

李楠:我们叫做硬件创新的软件适配,这是个整个行业的经典问题,然后经典问题的答案也很简单,当年适配配屏下指纹触摸、适配刘海屏、适配打孔屏、适配15:9的特殊屏幕比例等等,都出现过这个问题。然后这个问题的答案,就是你没有用户量,所以人家不管你。

田牧你没有量的时候,其他人是没有动力去给你做适配的。因为,我花了同等的人力和研发成本,然后适配出来可能就几十万人在用,对于软件厂商而言,它的投入回报率比较低。

吴波:我比较赞同两位嘉宾的观点。其实,说白了就是一个软件开发厂商,无论是大厂还是小厂,他本身要养一群人其实也挺不容易的,即便你是一线厂商,但如果说你的量只一年卖个十几、二十万台的体量,我如果真的去做一个适配,性价比非常低。

《开聊》:那么我们能不能做这样的推导,如果有一天苹果入场折叠屏,那么这个事情跟其他的手机厂商就没什么太大关系了? 投資加密貨幣其實超簡單?

李楠:苹果没进场的时候,就像当年的三星galaxy note一样,可以先去获取一些有钱的喜好大屏的忠实用户。当你了解我的品牌,熟悉我的产品和软件之后,可能就会有一定的用户存留比例。换言之,就是苹果没来大杀四方的时候,是最有可能圈地然后留下一块地的时候。

《开聊》:除了降价外,手机厂商们还有哪些方法推动折叠屏的快速发展?

李楠:想要推广新品类或者新形态产品的普及,除了价格便宜之外,还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点,叫做杀手级应用。基于折叠屏的多任务特征创造出杀手级应用,这是一个很关键的东西,比如说微信等等,能不能做一个充分释放折叠机大屏的多任务能力的联合版本发布。我相信这种东西所带来的体验,有可能会让大家更愿意支付更贵的价格去购买折叠屏。

田牧:我觉得或者我们再往大说一点,就是从工业设计上出现一些新的变革办法,比如我个人使用的话,我对于翻盖折叠的形式还是情有独钟,所以我可能会去因为翻盖去买moto这款机器,如果折叠屏能打透不同人群的需求的话,其实还是可以抢占一部分市场的。

《开聊》:目前折叠机的出货量相对较少,最直接的问题是大众不买单,当下阶段手机厂商针对这个问题要如何破局?

李楠:我觉得是降低价格,增加可用性,然后做得更薄以及解决折痕问题,我相信这些问题他们一定会做,这是线性的,我们都不用操心。我觉得三星fold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提示,就是手机的情感价值和时尚的方向,都是折叠屏破局的一个挺重要的方向。尤其是今天手机功能已经过剩,大家对于科技进步不太兴奋的时候,折叠屏会释放更多的可能性。

田牧:我觉得除了把手机当作一个功能性硬件角度来看,其实它也能是一个时尚单品,具有硬件功能配置的时尚单品,这个角度其实是一个新思路,就是能够把当年美图在做的一些事情一样,把它变成一个装饰品,更多的去满足用户情感上的价值追求。

柬埔寨的高薪打工陷阱:為什麼明知有風險,還是有一堆人趨之若鶩?

柬埔寨的高薪打工陷阱:為什麼明知有風險,還是有一堆人趨之若鶩?

柬埔寨金邊的中式餐館,不然想像有多少中國人來此地發展。Alastair McCready

圖/柬埔寨金邊的中式餐館,不然想像有多少中國人來此地發展。Alastair McCready

高薪利誘出國 卻被迫從事詐騙工作

詐騙集團成員被迫用亂槍打鳥的方式聯繫各種可能的受害者。人道組織提供

圖/詐騙集團成員被迫用亂槍打鳥的方式聯繫各種可能的受害者。人道組織提供

心力憔悴 行動也完全受控制

在柬埔寨當地的泰達幣交易場所,是個非常有爭議的加密貨幣。Alastair McCready

圖/在柬埔寨當地的泰達幣交易場所,是個非常有爭議的加密貨幣。Alastair McCready

警方貪汙情況嚴重 儼然詐騙產業鏈

受害者居住的地方受到嚴密的看守,外人難以出入。Kwong Kai Chung

圖/受害者居住的地方受到嚴密的看守,外人難以出入。Kwong Kai Chung

很多受騙過去的年輕人可能因此一去不復返,能獲救的只在少數。Alastair McCready

圖/很多受騙過去的年輕人可能因此一去不復返,能獲救的只在少數。Alastair McCready

1、薪水高到超乎想像

2、工作地點在東南亞

3、官商勾結與貪污嚴重

一部分詐騙集團所在的施亞努市,是華人最為密集的地方,也是海外詐騙集團大本營之一。Kwong Kai Chung

圖/一部分詐騙集團所在的施亞努市,是華人最為密集的地方,也是海外詐騙集團大本營之一。Kwong Kai Chung

探寻区块链底层优化路径:谁会是下一代「以太坊杀手」?

Software Transactional Memory (STM)与 optimistic concurrency control (OCC)的组合,是一种对内存访问进行检测并管理冲突的方法(从链上对交易的记录最终会修改数据库的视角):先乐观的让并行的多个线程独立完成对共享数据库的修改,完全忽略可能会有其它的线程存在,如果不涉及冲突,则可以轻松的处理超大量的内存修改;如果涉及冲突,则会对单个交易进行回滚,并待冲突交易更新完毕后再执行。

将共识层和执行层进一步细分,按照交易的类别来对整个 P2P 网络中的所有进行分类处理,让每一个结构可以独立完成对共享数据库的修改,这样尽可能优化了单个结构的执行要求。

Altlayer

Altlayer 是一个可插拔的&按需加载的 L2&L3 框架,主要针对应用阶段性的高扩展性需求。

如果你一定要问我 Altlayer 和其他主流 L2 的区别,我大概会说:Altlayer 是套弹性的扩容方案,而其他主流 L2 都是非弹性的。

大量的 NFT 项目会在其 Mint 活动期间爆发出超高量的交易,但长期中并不会持续有对高 TPS 的要求 >>> 弹性扩容方案可以满足 NFT 项目 Mint 期间的网络需求,且长期不会给 NFT 项目带来持续性负担。

Altlayer 的核心理念也完美契合「拆分 & 优化」的理念:

  • 方向之一:将区块链这个整体进行细分,并对细分结构进行极致的优化;
  • 方向之二:新一代的技术替代,e.g. 零知识证明,10x 的网络带宽,10x 的固态硬盘空间(如果你一定要我「细分 & 优化」之外,还有什么方向的话 )。

请注意:通过细分 & 优化的单个结构,重组的方案也可以创新,且最终效果可能远超原计划

下一代以太坊杀手?

最近社群里其实有很多关于下一代以太坊杀手的讨论:Move 匪帮 Aptos & Sui V.S. 模块化标杆 Celestia。

  • 大体四层框架 :Celestia & Danksharding 已经展示了将 Monolithic Blockchain 拆分成四层再优化的价值(拆分成更多层当然是可以的,但这里为了方便大家理解,就拆成四层);
  • 存储 -- Celestia: 从节点规模层面来看,Celestia 可以是目前最安全的独立 DA 层;
  • 交易排序共识 -- Celestia:通过引入 DAS(Data Availability Sampling),Celestia 能够提供高效的对交易顺序的共识;此外,将交易进行分类后的并行计算,也同样能加速此结构;
  • 状态共识 -- 类 Aptos & Sui 共识:并行计算在理论上拥有极高的处理效能,是当前此层的最效率选项;此外,引入 ZK 技术,可进一步优化(已出现 ZKmove 的讨论);
  • 执行:作为相对独立的一层,现有很多方案已经极大的释放了开发者的可能性;而弹性扩容可作为一个补充以应对各类突发需求。

上述「以太坊杀手」V.S. 以太坊 (Danksharding)

以太坊是更安全的选项,但在可扩展性 & 自定义能力上并不占优 -- 个人观点(可能会 update :D)。

Aptos 投資加密貨幣其實超簡單? & Sui 的共识涉及到了区块链状态共识部分,意味着该共识天生就和以太坊现有框架无法集成 >>> 以太坊目前还无法集成这类并行计算的创新,至少在短期不太行。

基础层创新中的「拆分 & 优化」

从 Vitalik 投資加密貨幣其實超簡單? 在 EthCC 打趣「Shall we cancel sharding」,再到 @Polynya 的《4844 and Done》,市场上有许多关于「减缓链创新以降低区块链复杂度」的讨论。

个人偏向于「还没到简化的阶段」:如果我们回看云服务行业的发展历程,在前半段的数年里,云服务变得越来越有用的同时也是在变得复杂。直到近几年,我们才看到越来越多的简化措施,e.投資加密貨幣其實超簡單? g. Serverless, IAC

新兴技术的发展大概都是你这样的三部曲:「寻找 & 确定一套通用且最具价值的大框架」>> 「提升能力范围,也变得复杂」>> 「简化以获得更好的使用体验和更低的成本」。

投資加密貨幣其實超簡單?

观察者网 -->

张维为

刘典

张维为:

我当时是这样回应的,我说:西方觉得它的制度还是最好的,实际上这个制度问题越来越多,西方民主的发源地,希腊已经破产了,英国的政府债务占 GDP的90%,接近破产了。至于美国,我做了一个简单的计算:“投資加密貨幣其實超簡單? 9·11”事件让美国损失了 1万亿美元,两场不聪明的战争(阿富汗战争、伊拉克战争)损失3万亿美元,金融危机损失8万亿美元。美国现在的债务是10万亿到20万亿美元。换句话说,如果没有美元的国际货币垄断地位的话——这个地位也不是永久的——美国这个国家已经破产了。

数字人民币钱包(资料图)。新华社记者 陈钟昊 摄

刘典:

圆桌讨论:

主持人:谢谢两位给出的演讲,两位对美元霸权的阐述都非常成体系。那我在想,如果有些朋友对美元霸权这个概念也是初次接触,用几句话让大家要一下子就能够很形象地理解什么是美元霸权,刘老师您会怎么说?

刘典:就是美国利用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这样一种地位来谋私利,这其实就是美元霸权。而且它整个套路也是相对比较简单的,首先它通过经济全球化的一系列制度,让你这个国家去对它(美元)形成货币依赖。

张维为:这个谋私利后边,它还有一整套的“哲学”,它薅你的羊毛,还说是你的问题,不是我的问题,像索罗斯搞了这么多金融危机,当时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,马来西亚的总理马哈蒂尔说的,我们20年的发展成就,几天内就被你们毁掉了。

然后西方说这是你们的问题,是你们的Crony capitalism,即裙带资本主义,你们搞腐败,政府干预等等,当时争论得很激烈。亚洲国家说,我们认为最主要原因是Casino capitalism,即赌场资本主义,是你们这些“金融大鳄”故意做局,然后让我们进入陷阱。

刘典:美国在二战结束以后推动“三驾马车”,就是IMF(国际货币基金组织),世界银行,还有包括当时叫关贸总协定,后来演变成了WTO(世界贸易组织)。它通过一系列制度安排,形成了一个现在的世界经济体系。而它主导一个秩序的同时,它就形成了一个很强大的美元霸权,从二战结束以后,它的谋私利的行为其实是一直在进行的。

主持人:可能美元霸权的概念里面,在关键时刻,你们要替我挡一刀,可能挡一次大家也未见得能看明白这个本质,次次都挡刀,次次都背锅,大家也越看越明白了。

张维为:你可以回头看看2008年美国陷入金融危机,它真的没钱了,它想发债券,债券没有人买,所以希拉里本人,还有鲍尔森财长都到中国来,就是让你们带头买我们美债,这样其他国家才会买。希拉里当时跟推销员一样的,说我们的美债怎么好,怎么安全,怎么有信用,你们应该买,现在我们中国人对这个问题看得非常清楚。

刘典:美元其实是对世界经济的发展,以及推动经济全球化,是有贡献的。但是回过头来说,对于任何一个主权国家,它要维系这样一套体系,它是有成本的,它既有好处,也有成本。

主持人:张老师在演讲中也举了一些个案,我的问题就是说这些(新兴金融体系)会不会还仅仅是个案,要进入一种制度化的、体系性的国际间的结算,是不是目前的比例还不够高,对美元霸权的撼动有几成?

张维为:(国际货币体系变革)有时候来的会比我们想象快很多,它一旦成为一个潮流,就会变得阻挡不了。你看人民币支付,我们今天讲了印度水泥公司,澳大利亚的铁矿石也是,用人民币支付。这就是一个示范作用,就可能带动很多企业一起这样做。我觉得以中国这样的体量,我们可以再积极一点,可以更多地要求人民币支付。当然我们还有一个特殊性,我们还有这么多的美元、美债,这个我们要用好它。但不管怎么样,这个大的趋势是国际支付体系、国际金融体系的多极化,中国可以是中间重要的一极。

主持人:对,就像张老师说的,关键是这个势已经起来了,但是这个势后面的这个能到底有多大,我们还要慢慢看,但是至少有趋势。

刘典:因为这里面其实有一个核心概念,就是我之前演讲中提到的货币主权,因为各个国家它“鸡蛋”不想放在一个“篮子”里,那放在哪儿呢?如果是选欧元,选日元,它跟放在美元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?中国的人民币,包括我们的主权的信用,它其实是非常良好的。

张维为:另外你从宏观来看,中国是世界最大的货物贸易国,所有国家都要和中国做贸易,它需要人民币,这个大势放在这儿。

观众提问:

观众1:两位老师好,主持人好,我是一名行业分析师,也是一名留美的海归。最近注意到拜登访问了中东,应该还是说想要通过中东的石油增产去缓解国内的这个通胀问题。然后,普京也要去访问中东,联合伊朗去打好原油这张牌。在这场中东博弈之中,这个美俄之间的原油之战,最后的一个赢家会是谁?谢谢老师。

张维为:我看了拜登这次访问沙特,好像他最期待的就是希望沙特能够增加石油生产,降低石油价格,但没有做到,从国际报道来说,好像都认为他没有取得什么成果。因为沙特现在跟俄罗斯关系相对比较好,然后跟美国的关系还没恢复到正常,特别跟拜登的关系。从目前来看,我觉得恐怕石油价格还会高位运行。

刘典: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,就是能源价格高企,其实对美国来说没有完全的坏处。最受伤的是欧盟。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看到这个问题的名与实,一方面它(美国)作为一个盟友,它需要从名义上去做一些努力。

观众2:主持人好,两位老师好,我是一位退伍军人,现在是在新能源行业从事销售工作,近期美西方对我国在非洲债务问题上屡次发难,那么中国外交部也及时进行了驳斥。我想请问两位老师的是,您是如何看待非洲债务问题的形势跟前景,以及如何看待中国在其中扮演的角色,谢谢老师。

张维为:非洲国家“债务危机”,西方媒体已经炒了好几年了,现在我们看到数据非常清楚,实际上非洲国家所欠债务,绝大部分都是欠西方私营银行的债务,或者金融机构的债务,我们看到资料,他们欠西方金融机构的债务三倍于欠中国金融机构的债务,而且他们的利率还比中国的机构要高两倍。

刘典:我觉得这个围绕“债务危机”的炒作,它其实有一个话语的陷阱,因为历史上西方国家大量去提供贷款,背后是它(借款国)把相关的一部分国家主权担保给了相关的贷款。所以就是西方国家每次炒作这个危机讲的是什么呢?其实就是企图默认中国,你和我们一样,你放贷款你是为了什么,你是去干涉他国内政,你要去控制、扩大你的这样一种地区影响力。

张维为:你看美国连提供疫苗,它都要让人家拿资产做抵押的。

主持人:对,但是说到这个“债务陷阱”的炒作议题,现在随着那么多年的时间过去,已经证明了中国做得非常好,客观来讲,类似这样的炒作抹黑少一点了吗?

张维为:实际上你只要看非洲本国的媒体、民调、政府的领导人出来,都是实事求是讲的,他们这个账(算得)非常清楚。我看到的最新的一个民调,就是非洲的年轻人觉得中国给非洲带来的是非常好的影响,就是年轻一代看好中国,超过看好美国。

观众3:三位老师好,我叫李奕轩,是一名高三的应届毕业生,我今天的问题是,就目前看来,终结美元霸权地位的阻力究竟是什么,在更新、更公平、更公正的世界货币体系下,美元还能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?谢谢。

张维为:我自己觉得就是现在还不是美元霸权的终结,这个还不会这么快。但是我觉得出现金融体系、支付体系的多极化,这是我们会越来越多地看到的现像,中国是其中一极。

主持人:其实也有不少人担心,就是我们那么多美元在手上,当美国进入了一种比较疯狂的状态的时候,我们的这些资产会不会遭遇一些冲击?

刘典:未来假设,不管是美元霸权的终结,还是国际货币体系的一个变化,这个变化都不是一个和平的变化,而会是一个非常剧烈的变化。

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,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平台观点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,每日阅读趣味文章。